2019年1月7日 星期一

野草莓十年紀念會/一些雜感

上禮拜日去參加了野草莓十年紀念會活動的最後兩小時。

野草莓運動那時候我高一,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我對於野草莓認識幾乎只來自《廣場》這部紀錄片,會看《廣場》是因為318之後,我在高中的生物老師陳姍姍老師,2014年在正心中學辦了公民影展,請到江偉華導演和魏揚去擔任與談人,大學生抱著一個覺醒公民(XD)的心情,那時回斗六的時候就回去看了那部片。之後野草莓運動這個名詞就很少出現在我的生活甚至同溫層的臉書po文裡面。

本來去這場活動是因為想從不同的角度去認識野草莓運動,為自己增加一點歷史感(歷史感這個詞是可以這樣使用的嗎XD)結果早上睡過頭中午又要開會Orz,只趕得上最後一場,但其實第三場現狀盤點暨今後行動是我最有興趣的部分,我認為身為勞工運動組織者的我必須了解不同運動或理念的工作者心裡在想些什麼,然後我想帶著一些問題告訴大家我擔心的事。

第三場大概是談到底2018選舉過後要怎麼繼續在不同的戰場上面努力,與談的有剛選上市議員的人,當過文化局長的人,非天龍國NGO工作者,有參與過228紀念活動的人,他們提了很多重要的事。QA時間我稍微自介現在的工作,以及分享在籌備去年五一勞工大遊行和幾次反勞基法修惡的大型抗爭過程,有許多工會幹部,無論是年紀稍長或是年輕的工會組織者都避諱談論統獨議題,甚至也會認識到許多親中國的工會組織者,其實我個人的立場同樣是支持台灣獨立,會有許多面對這些價值衝突的時候,心裡常常會覺得不安,也會希望許多朋友在談論統獨議題的時候也要看到現在勞工的處境,能不能給我這樣的工運組織者一些建議。

後來是吳叡人老師回應我,他真的是個很有趣的老師,前面的主持時段老師用力地講說「有歷史感才會有使命感,有使命感才會對未來有方向感!」這話真的是蠻帥的,真的是印象深刻到現在都可以背,不過老師QA的回答也沒法解答我的問題,也說這問題應該可以開一個下午的研討會都講不完Orz

現在想想,覺得當時我問的不夠好,或我應該要更直接一點問說「支持反中國併吞或台灣獨立的大家如何看待勞工運動」。

更具體一點我個人的焦慮(不代表我的工作單位),也和大家分享:
 「2020年的1月又要選舉了,今年2019年的五一大遊行的訴求到底應該怎麼主張比較妥當。」

寫到這裡請容許我插入一點小抱怨:很多媒體或網紅下標或臉友談論都喜歡寫「你們勞團」,好像「勞團」就是一個單位一樣,可事實上參與這種大型抗爭集會的會議的勞工團體有幾十個呀,異質性是非常高的,這些團體有地方各縣市分類的工會、不同業別包括社福、交通、教育、電資、醫療、金融、媒體、移工等等一堆我一時間想不起來的團體。

在2018五一遊行、2018一月夜宿立院、2017一二二三遊行這三次大型抗爭裡面我的觀察,因為許多的工會幹部、秘書都已經被日常的會務忙得不要不要,共同討論交流的時間少到不行,許多大的會議結論都還要帶回各工會的理監事會議做最後決議,造成很多決策的形成十分緩慢。過完農曆年就2月中了,倒數今年五一遊行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們勞團」真的有辦法形成比起前幾次抗爭更讓人易於理解甚至支持的訴求嗎?甚至我認為,這一次五一勞工大遊行的籌備對於這些異質性很高的勞工團體來說又是一次嚴峻的考驗,考驗一群工運組織者對於團結這個概念該怎麼實踐。

雖然我寫到這裡,對,好多字…,但我依然感到十分茫然,除了我拿手的庶務宣傳,還有本來醫師職業工會和台大醫院工會的組織工作之外,目前我也不覺得那些和其他行業工會組織者或前輩的溝通往來我會有時間心力做得好,反正就是擔心,大家就當是我睡不著講講話隨便碎碎念好了。

最後就是,選舉過後,這段時間其實有些臉友不斷的在迷戀陳其邁和林佳龍或一些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其實讓我十分不自在,這樣尷尬不自在的心情,我現在認真想過之後是帶著一些情緒,包括說為什麼幾天前,客運業確定開放七休一,在蝶戀花事件、好幾十次客運翻車死一堆人事件之後,在勞檢員根本就不夠,在很多地縣市根本連勞工局都沒有的時候,民進黨還要開放客運司機可以連上九天班?這件事的討論度超級低!難道就要因為民進黨輸給國民黨很多這些事就先擱置了嗎?司機和乘客的生命危險是可以被擱置的嗎?不過一天只有24小時,回想整個去年,我除了和詠卿、大改陣一起拍公投票短片、五一遊行和朋友借了彩虹旗上去走醫護大隊,還有拿著醫勞小組的旗子去走同志大遊行,也沒有再多的時間和認識的工運組織者討論大家怎麼看待中國追捕讀馬克思的學生和佳士工人維權事件。

勞工運動、性別運動、獨立運動、環境運動,這些都是我的關懷,我甚至願意為這些理念和價值做出各種行動,雖然我目前的職業最主要還是勞工運動,但我依然希望能夠和其他不同種類的運動的組織工作者聊聊我的擔憂,甚至在勞工運動裡面跟不同業別的工運組織者聊聊,不是筆戰,而是用面對面講話的方式聊天(不過一天只有24小時)(好了夠了www)

以上報告,寫完心情好像好了一點@@

--
活動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83003475243745/

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20181207 #27thFJUSA

三年前的今天,我們在輔大校慶園遊會擺了一整天的攤位拉同學和校友連署學生證結合電子票證,校慶結束馬上把大家抓到雲林三日遊,除了我之外大家都來自台北市、新北市、還有香港XD大部分的人都沒有去過雲林,所以我偷偷計畫很久了。我開著我爸那台破破舊舊休旅車載大家去麥寮六輕當空氣清淨機、我們去看被汙染的蚵仔、我們和六輕超多冒煙的大煙囪拍大合照,然後我寫了一篇超可愛的遊記(我認真覺得,這輩子我應該再也寫不出來這麼可愛的遊記了。)


三年後,再次邀請大家相聚,因為我存到一筆錢!我要請大家吃飯!(順便帶畢業證書給大家看我真的有大學畢業)這筆錢是從2016年7月學生會長卸任後一直到上個月,這兩年來大大小小的講座邀約的講師費。卸任後投入工會籌組和經營的工作,很感謝工會的理監事和前輩們在時間安排上給我很高的自由度,讓我可以在業餘時間接下這些講座:

一、 2016/09/11 國立清華大學學生會幹部訓練
二、 2016/10/06 銘傳大學學生會學期講座
三、 2016/10/09 勵馨基金會台灣女孩日論壇談人
四、 2016/10/15 馬偕醫學院學生會幹部訓練
五、 2016/11/23 國立臺南大學學生會幹部訓練
六、 2016/12/03 婦女新知基金會大學校園性別平等體檢座談會與談人
七、 2017/03/24 國立臺南大學學生會學期講座
八、 2017/04/19 長庚大學性別納異陣線社課講座
九、 2017/07/15 大學法改革陣線學生自治實踐工作坊
十、2017/07/23 北學聯第六屆全國學生會幹部訓練
十一、 2017/09/17 中原大學學生會研習營
十二、 2017/10/16 屏東科技大學學生會學期講座
十三、 2017/12/16 東吳大學學生會幹部訓練
十四、 2018/03/10 公民事務研習營專題演講@海洋大學
十五、 2018/07/14 大學法改革陣線學生自治實踐工作坊
十六、 2018/07/22 北學聯第七屆全國學生會幹部訓練
十七、 2018/08/22 東海大學學生會幹部訓練
十八、 2018/10/13 學生自治六校聯合培力工作坊@東吳大學
十九、 2018/10/24 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學生會學期講座
二十、 2018/11/18 師大學生會幹部訓練

這20場關於學生權益的課程/講座,北至基隆三芝,南至高雄屏東,在大大小小的學生組織,我學習怎麼講讓人聽得進去的故事。有時候是1、200人的大場面,我一次又一次練習肢體語言、口頭表達,有時候是只有6、7個人的分享會,讓我更有機會把做組織的細節和互動細細反省和檢討。每次有機會站在台上,我都一定會說,只有我一個人不可能現在站在這裡講話給大家聽。

其實啊,最讓我驕傲的事情不是我們曾經一起完成了什麼(對雖然這很重要),而是我們相聚、相處、各奔前程都維繫著好的感情,這絕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除了幸運和緣分,我們都花了很多時間認識彼此,了解除了爭取學權之類的共同理念之外,大家的生活和性格的形狀是什麼樣子。我們這一屆組成應該是近年來最多元的吧,有化學系、數學系、哲學系、公衛系、食科系、企管系、金融國企系、宗教系、中文系、資管系、運管系、影傳系、法律系…等等。

好好活著真的很不容易,大家今天可以好好相聚更不容易,今天天氣真的很壞事,本來要帶大家傍晚上去仙跡岩剛好可以看到日景+夜景,結果毛毛雨一直下整個超霧!很久以前的廖郁雯是一個超級沒自信甚至有點自卑的人,因為有你們,我慢慢地把自信心一點一點建立起來,謝謝大家讓我成長還有給我美好的校園回憶。

之後一定要再約,不要騙大家去山上了,我們去海邊吧,這次沒來的下次我一個都不會漏掉。
2018.12.07
2015.12.05

2015.12.05

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

輔仁大學學士學位證書

學生廖郁雯,醫學院公共衛生學系暨民生學院食品科學系修業期滿成績及格准予畢業,依學位授予法之規定分別授予公共衛生學學士及理學學士學位。此證。

我終於是一個大學畢業生了。終於可以不用再騙我爸媽說,我的輔大畢業證書現在在陽明大學,不用再跟朋友解釋雙重學籍的問題,這段時間我騙了大家。其實我是用同等學力考碩士班的,一直到今年六月我才真正地把食品化學這門課修過,70分。
拿到畢業證書的當下心裡是充滿了幹意,怎麼這麼曲折,這麼艱辛,我知道在求學路上我一直表現得不夠好,我不是一個認真的好學生,但這也太辛苦了吧,也因為申請這個雙主修學位,很多課我必須得申請校外選修,我去了東吳城中校區、真理大學淡水校區、師大還有基隆海洋大學,三四個學期我一直在兩個學校奔波來去,甚至很多時候我覺得這該不會就是搞學生運動的報應。但不免俗地請原諒我還是要說一些感謝的話,雖然對輔大有很多的不甘心、很多的眼淚,很多的埋怨,很多時候覺得被虧待了,被看輕了,但是我在這裡遇見的人事物卻會讓我記住一輩子。
我到底是為什麼選擇公衛系的,老實說就是指考的時候考不上分數要求更高的學校和系所,填志願被分到的,沒有什麼遠大理想,沒有要為社會貢獻心力,考上了十分煩惱念這個到底是要做什麼,為了減低焦慮,所以聽說食品科學系可以考一張食品技師的證照,以後可以去食品工廠上班,就申請了。
申請雙主修通過以後,焦慮不減反增,尤其在2013年頂新集團大統毒油案發生之後,2014年的暑假去新北市政府衛生局食品藥物管理科實習,跟著稽查科姊姊們去了好多食品廠和化妝品工廠之後,我深深覺得這兩個學系根本超級難連線。雙主修公衛和食科是為了想要做什麼促進台灣的食品安全,一開始我大聲嚷嚷,到後來我越來越難啟齒,拿到權力的人都不一定做得好了,我講這種話到底是在大聲什麼啦。
不過因為後來陰錯陽差,或所謂緣份了加入公醫時代和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我認識非常多非常奇怪的人,這些非常奇怪的人在臉書發的文,還有投稿到網路媒體的文章,都和我公衛系老師上課講的東西很不一樣。在這些非常奇怪的人的影響之下,我寫了兩篇媒體投書,一篇是講農藥殘留,一篇是講包青天無法解決台灣的食安問題,後來在不安於當時自己的狀態之下,我鼓起勇氣申請了科技部大專生研究計畫,透過質性訪談來討論第一線負責食品工廠衛生安全管理的食品技師,這些人的執業狀況,然後竟然通過了。雖然我結案報告寫得很爛,給陳凱倫老師、蔡宗佑老師、高彩華老師添了很多麻煩,我很慚愧,但是我很感謝,我感謝這些老師認可我的題目,我感謝在這之中體會做研究和唸書的辛苦,還有知識帶來的快樂,陳凱倫老師、蔡宗佑老師和高彩華老師都給我許多學術上的建議,甚至是嚴厲的提醒。我還是要再次感謝這個大專生研究計畫,在這些痛苦和珍貴的過程裡面我十分認真懷疑我自己真的適合唸書和做研究嗎。
然後就是和學業無關的部分。
我想和輔大第27屆學生會的所有人說,我對體制的質疑、經營組織的小心謹慎、知道什麼是和夥伴一起前進一起後退、了解什麼是一肩扛起,什麼是承諾,什麼是信任,學會怎麼溫柔,所以叛逆的實踐都是在這裡,都是因為有你們。
我從來不曾認為我在領導一個團體,我知道大家都是學生自治的工具人,可是在這些無情又嚴肅的議題和折磨人的戰鬥來往之間,能不能有快樂、能不能有很多的愛把大家串在一起?我們能不能討論要怎麼開校務會議、討論要怎麼靠北學務長…在這些之外還有共同的話題?
我一直都覺得當一個學生會長的功課,就是學會怎麼讓人覺得有我陪伴很舒服。我也打從心底感謝我在校園民主行動本部認識的前輩也好,平輩也好,是民主P的人用各種方式提醒沒有讓我變成那種,就是會因為拍照打卡很多讚然後會歪掉的那種搞學生自治的人,我永遠不會忘記在中山大學和高雄應用科技大學辦營隊的那幾天。
在處理輔大女生宿舍宵禁的議題,有很多人看見最後的成果,可是我曾經做的不好,無論到底是對或錯,我就是因為運動傷害過人,這些事情不容易被發現。後來因為我前面提到的幾個非常奇怪的人,還有最主要是很幸運因為一群學妹的鼓勵和積極,我們做了很多既瘋狂又讓輔大的老師學生傻眼的事。
寫到這裡,真的想起很多事。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在幹什麼。我有看過有人在颱風天的中美湖游泳、沒有錢的時候會吃文園大菠蘿麵包一個33元很飽、女生宿舍晚上10點到凌晨3點沒熱水、衣服曬在女宿的曬衣場會被偷、修女一直道平安我知道她們沒錯沒惡意但我很困擾、我去輔大乙組女排練了兩個禮拜就逃走了、因為沒有人要當系女排隊長所以就只剩下我可以當、辦了一個被很多人討厭的迎新宿營、在冷到不行的醫圖寫食品微生物和食品加工的實驗報告寫到哭、在食科工廠裡面吃了很多學姐做油品實驗剩下來的雞排、在焯炤館的學生會辦和新搬去的仁愛學苑睡了很多晚上,都沒洗澡,哭了一百萬次。還有,我在當環安衛中心的工讀生,我要很驕傲地告訴大家,輔仁大學所有的廁所我都去過,每一間!!!因為我當工讀生領生活助學金的那幾年,我的工作就是去檢測所有廁所的酸鹼度、導電度、含氯質。我知道輔仁大學所有的廁所到底長什麼樣子!我知道那些廁所聞起來到底有多臭。
這七年多奔波在台北和雲林之間,流浪到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租屋在外,常常經過新莊四維路夜市、去樹林武林國小附近家教、還有騎經過三重力行路菜市場的時候,常常會讓我有種莫名的錯覺,我也分不清楚哪裡才是我心裡最想歸屬的地方了,也沒有勇氣去面對這個問題,說不定這個問題是我一輩子的功課。
突然不知道要怎麼寫下去了啦幹。
輔仁大學,讓我又愛又恨的地方,再見。


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一個人的電玩店

最近問了一些身邊的人
你想活到幾歲呢?
問了一般社會價值觀認為學歷好的人和不怎麼好的人
問了一般社會價值觀認為有前途的人和沒什麼未來的人
應該問了10幾個人吧,有些人有夢想,有些人沒什麼夢想但還算務實,有些人走一步算一步,但至少問的人都為了某些理念努力生活著,然後共同點都是未婚沒小孩

有不少人都回答說
「不知道欸 30 40吧」
「很難去想像變老了或超過50會是什麼樣子」
「要不是爸媽還在,先死掉好像蠻不孝的」

如果是我的話會想活到差不多40歲就好
要用什麼方式離開這個世界呢?
希望是什麼樣的葬禮呢?
希望遺物怎麼被處理呢?
以前寫的日記本要怎麼辦?那裡面有太多不想被知道的秘密,雖然這個世界上並沒有100%的秘密

常常幫自己找活下來的藉口,不過上面那些問題也很重要卻沒有好好思考甚至動手規劃過

只是淺淺地想著
「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好了」

辦一場葬禮,一個人從活著到被開死亡證明,買什麼樣的棺材還是火化完裝骨灰罈的錢,這些還是需要時間和力氣想辦法,而且要怎麼確保死掉以後處理後事的人真的會照著自己的想法執行呢?

所以說即使只是「不要給別人添麻煩」這種想法

還是要下定決心和用很多力氣才能實現的

活著很不容易沒錯

要負責任地照著自己的想法死去,仔細想想(好我現在也許是隨便想想)

其實也蠻困難的

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

組織組織者的組織者

今天晚上我和一位工會幹部有約,我們在討論宣傳要怎麼做才會吸引會員來大會、潛在會員才會有興趣入會,討論告一段落之後,我問他最近好嗎?我其實有看到他講他們內部狀況不太好的發文,姑且先給個暱稱叫做婷婷好了。婷婷其實在討論宣傳的時候一直有氣無力的,看的出來狀況不是很好,五一勞工大遊行的時候他看到我說我缺彩虹旗要走五一,就馬上借我一面,那個時候的他很有精神,表情都會笑笑的,今天完全不是這樣。

其實我很好奇,他們內部狀這麼糟,有些幹部甚至離開工會、去做別的運動和議題(總之不是工運)了,為什麼他今天還會願意下班累得要死還要來跟我討論宣傳要怎麼做?講一講婷婷眼眶就泛淚了,他說一直以來他都覺得他對工會沒什麼貢獻,我問他「那你覺得怎樣才叫做有貢獻呢?有些人很會在有議題的時候很會打仗,很會寫新聞稿,很會搞抗爭,可是有些人他們在工會日常的會務上面,不管是庶務還是開會討論、甚至是幫忙分享每一天工會粉專貼文,我覺得能夠持續到今天,你應該是從創會、籌組時期就到現在的幹部吧?我看你每次理監事會也都會出席,幾乎是全程參與耶,這樣叫做沒什麼貢獻嗎?」然後他就哭了,講一講我就抱抱他。

擁抱婷婷的時候我就想起宥任曾經在醫師工會籌組時期,大概一年多以前,我跟他討論工作的一些心得,好啦講直白一點是抱怨吐苦水這樣,他跟我說他期許我要把自己看成霸氣的秘書長,而不是怯生生的小秘書,他也跟我說我是組織組織者的組織者,要有耐心或是氣要長,運動才會走得下去(之類的啦,不完全是原字原句重現但至少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騎車回家的路上我今天晚上做的事情應該是給這位工會幹部鼓勵或是讓他有個情緒出口吧,這個時候我就認真回想,為什麼對於貢獻這件事情我可以說出這樣的話呢?原因就是因為在醫勞小組時期,我有過一段很撞牆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有貢獻」的事情,翻譯有宗延,新聞稿有亮甫,討論醫院和醫學系的事情有那麼多人那麼會講,所以就緊抓著記者會幫忙印新聞稿、發新聞稿、做道具、做會議紀錄、管錢這些行政庶務,這樣也算是一個有貢獻的人嗎?那時候是這樣質疑自己的,我是做為大家運動上的夥伴,還是組織上的工具人呢?當然這過程有很多難過的地方,幸運的是璇璘還有其他人總是會和我表達說他們知道我的努力,然後我也有些成長,算是跟得上大家的腳步和討論吧。

寫了這些就是想記錄下來而已,因為在工會時期的我,現在的我已經是大家聘請的全職祕書了,自然在「有沒有貢獻」這個煩惱上就這樣打住,因為這些繁瑣的行政庶務已經是我的工作,而我也了解這份工作的意義,更多的是,我要和一般的勞工一樣面對自己的勞動條件以及抓住生活和工作之間的平衡。只是在我今天在給婷婷加油打氣的時候,我在想這應該算是有做好「組織組織者的組織者」這個角色對吧?

2018年8月13日 星期一

終於可以貼這兩張海報在房間裡

之前住在三重的那兩年,這兩張海報都沒空間貼在房間裡,現在搬到永和牆面比較大,就有地方貼了。
我記得第一屆輔大彩虹週,是第一次輔大性/別研究社輔大好社(女同志社團)、輔大同窗會(男同志社團)和占星塔羅社、飲料調製社一起合辦的活動。阿苗和欣潔來輔大那個下午,正好是和學生會長候選人政見發表會時間重疊到,我發表完馬上就趕過去聽,現在當然忘記聽了什麼,不過那時候覺得很溫馨,蠻高興的,而且還有吃的,原來這樣的活動也可以出現在我每天生活的校園裡,後來就下定決心,如果選上學生會長一定要帶一群人拿著會旗去走同志大遊行(後來也真的選上帶大家一起去,結果被戰代表性沒完沒了,但還是很開心)。喔然後這張海報是活動結束之後,好像是從學校某個地方撕下來的樣子,因為是秀秀畫的,有很多鱷魚,我之前不知道鱷魚的意義,但後來知道了。
2015年暑假和王俊秀老師、廷庭、日文系學弟妹一起去京都產業大學(輔大第一所姊妹校)參訪,還有去滋賀縣看鳥人比賽,除了觀賽以外也拜訪了好幾個鳥人社團,我記得京都產業大學學生會的辦公室好大一間,然後對方會長超帥,會長的女友超正,就像日本少女漫畫那樣。八天七夜的參訪行程一個接一個腳超級痠,看了幾所日本大學的體育性社團是怎麼運作的,還有辦校慶的活動設計,回台灣一直瘋狂接家教,因為不知不覺和學妹借太多錢了,暑假就一直被家教和學生會的事情弄到每天睡醒都覺得我到底有沒有睡著。後來因為計畫需要,也想給參訪時麻煩過的學校、老師和選手回饋,所以才有飛鳥時代這個論壇,說實在的這個論壇籌備過程實在是有點ㄎㄧㄤ,但我現在做工會行政可以很迅速生出一堆道具和文件,很大部分就是當學生會長那年看著廖廷庭為了幫我hold住各種活動沒日沒夜的靈機應變,我真的從他身上學到很多。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寫於大改陣與北學聯幹訓之後

首先要感謝臺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北學聯讓我賺講師費。映汝說:「一日講師,終生保固」,講完這堂課之後,有不少同學來問問題,我覺得其實我會很願意,至少在大家擔任學生會長或學權部幹部的時候,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問我,我會盡力提供協助。

這次的授課內容大致上是把上星期去大學法改革陣線的內容稍微精簡、又補充了重要資訊,比起大改陣參與的成員,北學聯這場幹訓多了很多科大、專科學校的學生,兩個團體的客群十分不同。就我的認知,科大和專校校方、甚至到學生的保守程度是遠大於一般大學,那麼,我講再多之前輔大廢除女宿宵禁的事件真的可以讓大家帶回去應用嗎?這種經驗真的是每一所學校都可以複製的嗎?其實這2年接各種演講,我都會很害怕大家看到新聞的片段,就產生崇拜或遙不可及的感覺,每一場的講座我都不斷強調和說明,其實那場運動有不少剛進大學的「大一」同學在背後做了數不清的努力,從新聞發言人、軟硬體設備提供,到新聞稿上給記者朋友的跨校統計數據等等工作,請大家千萬不要因為自己的年紀和經驗不足就看輕自己。

我今天花了不少時間強調「跑班宣傳」、在學生餐廳或校門口「肥皂箱演講」的效果,其實這和選舉有點像,跑菜市場、夜市刷存在感,馬上測試人家有沒有辦法放下手機抬頭看你一眼。不僅可以認識更多支持或反對學生會理念的老師,還可以訓練自己的膽量、口才、臨機應變的能力,我敢說目前我可以處理各種突如其來的危機或問題,很多真的是靠這一次次面對一群一群的陌生人練出來的。校園就是你可以盡情犯錯和實驗的地方。

這兩個禮拜講完都會有一些很有熱情但卻不知道要做什麼的學生會幹部來問「到底可以做什麼?」礙於時間限制,真的很難完全解答完畢,如果你想推動性別友善,就號召一群你們學校的同學,參加10月的同志大遊行;如果你想推動勞動權益,就從校園周邊的打工地圖開始做起。

擔心沒有顧問、講師?來找我要名單,從性別、環境、勞工、轉型正義、台獨,我手上有一堆很厲害、精通各種議題,同時又苦幹實幹的大師(傻瓜)等著被你們諮詢(重點是想法不會很古板)。

只要有心有人,不怕沒事做。大家加油!